巴黎派的來龍去脈巴黎派的來龍去脈---曾長生巴黎派(Paris School)的含義有廣義與狹義之分,一般指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活躍於巴黎多半是非法國血統的外國藝術家,他們大多運用一種帶表現或幻想傾向的具象性與半具象性的畫法,如野獸派(Fauvism)、立体派(Cubism)、表現派(Expressionism)等,來表現當時大都市人的心態,反映他們的苦悶和失望、歡樂和夢想。廣義的可以包括西班牙的畢卡索(Picasso)與米羅(Miro)、義大利的莫迪里安尼(Modigliani)、俄國的夏加爾(Chagall)與蘇丁(Soutine)、羅馬尼亞的布蘭庫西(Brancusi)、日本的藤田嗣治(Foujita)、墨西哥的里維拉(Rivera)、德國的康丁斯基(Kandinski)與哈同(Hartung),以及當時曾在巴黎短期停留過的其他歐美藝術家。也有人狹義的專指命運艱辛流亡於巴黎的猶房地產太裔藝術家如莫迪里安尼、夏加爾及蘇丁等人。一、巴黎派形成的起因俄國花花公子賽爾吉。迪雅格列夫(Sergei Diaghilev)一九一七年五月十八日,率領俄國芭蕾舞團首次在巴黎演出<大遊行>的芭蕾舞劇,獲得極大成功,証明了巴黎既使當時處於大戰的氛圍中,仍然不失其世界前衛藝術之都的雅號。不過這裡令人感興趣的是,這次芭蕾舞劇的演出,卻是集結了不只一國的各國前衛藝術家的精華份子的力量,像劇本是來自吉恩。柯托(Jean Cocteau); 音樂是由艾里克。沙提(Erik Satie)所作; 畢卡索負起了舞台的佈景及服裝設計,負責編舞的是俄國人馬欣(Massine),而指揮家則是來自瑞士的恩斯特。安賽梅(Ernest Ansermet),這次的集体合作演出深具國際風格,此即所謂的巴黎派(School of Paris)的典型特色,當然它也並非如拿比斯(Nabis)與野酒店工作獸派(Fauves)般具有特定的持續藝術風格呈現。巴黎派之形成乃是因為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認為,巴黎在當時(約1920-1940)可以提供給他們生活與創作最自由的環境,以及討論並展示他們作品的最佳機會,儘管法國官方的藝術品味仍然相當保守,在遭遇到批評與艱困工作的挑戰下,這些國際的前衛藝術家們仍然覺得他們的努力值得一試。二、廣義的巴黎派巴黎派的國際成員實在難以一一列名,但是如要明確指出自一九一四年即已落腳巴黎的,大家可能會想到畢卡索、格里斯(Gris)和來自西班牙的雕塑家龔薩萊斯(Julio Gonzalez),來自俄國的夏加爾(Chagall)、蘇丁(Soutine)、亞奇平可(Archipenko)、李普奇茲(Lipchitz)及沙德金(Zadkine),羅馬尼亞的布蘭庫西(Brancusi)、義大利的莫迪里安尼(Modigliani),還有來自更遠國度的日本之藤田嗣治酒店工作(Foujita),他以精緻線條所畫的貓作品在巴黎非常有名,他是在一九一三年定居巴黎的,墨西哥的里維拉(Diego Rivera)曾於一九一一至一九二一年間在巴黎住過,被公認為是極出色的立体派畫家。我們也可以加一些此時期曾在巴黎停留過的英美藝術家,他們有些只在巴黎住上幾個月,或許數年不等,不過卻對他們本國的現代藝術運動發展至關重要。二十世紀的英國藝術家不能不提登肯。格蘭特(Duncan Grant)、溫德漢。李維斯(Wyndham Lewis)、尼溫生(CRW. Nevinson)、班尼查生(Ben Nicholson)、威廉。羅伯(William Roberts)及馬提佑。史密斯(Matthew Smith),他們均曾在一九一四年前去巴黎看過第一手的野獸派與立体派的作品。同樣地,在美國的現代藝術運動史上,像查理。德穆斯(Charles Demuth)、亞瑟。多夫(Arthur Dove)、維廉。格拉肯澎湖民宿(William Glackens)、馬斯登。哈特里(Marsden Hartley)、愛德華。霍帕(Edward Hopper)、約翰。馬林(John Marin)、亞夫瑞德。莫瑞(Alfred Maurer)、及毛里斯。普蘭德加(Maurice Prendergast)等,都曾受過當代歐洲藝術的影響,他們均曾在一九0 0 年之後訪問過巴黎。其中有二位美國藝術家馬唐納。萊特(Stanton Macdonald-Wright)與摩根。魯賽(Morgan Russel)曾在巴黎住了四十年,他們的抽象作品是根據德勞迺的奧菲主義(Orphism)而來。雖然大多數的外國藝術家是於一九一四年之前即已在巴黎定居,但大戰結束後來到巴黎的也不少,他們多半是來自中歐與東歐的藝術家,或因革命與內戰,或因通貨澎脹與政治壓迫,俄國的構成主義藝術家培夫斯納(Pevsner)與加保(Gabo),分別於一九二三年及一九三二年來到巴黎。包浩斯的康丁斯基商務中心(Kandinsky)是在一九三二年來的,德國雕塑家奧托。法蘭德里克(Otto Freundlich)於一九二四年來到巴黎,他的同胞漢斯。哈同(Hans Hartung)自一九三五年後即長住巴黎。於一九二○年之後曾在巴黎創作過的美國藝術家,有史徒華。戴維斯(Stuart Davis)及亞里山大。卡德(Alexander Calder),他們均將立体派與抽象的元素融入了他們的美國風格,事實上,像卡德他知名的動感雕塑作品在一九三二年巴黎首次展出時,即為美國人在歐洲贏得了聲譽。 四、沒有特定主義的巴黎派廣義的「巴黎派」是指以巴黎為活躍的根據地,而不斷新陳代謝的不特定之多數畫家。十九世紀的巴黎,雖然名符其實地成為世界藝術的中心,然而在當時,一般人認為,古代的羅馬仍然保持其榮冠。巴黎要真正從羅馬奪取名與實兩方面的領導權,是在等到十九世紀後半葉的印象主關鍵字行銷義運動發生以後了。尤其到了二十世紀初,現代繪畫產生以後,巴黎在各方面來說,都已成為全世界的藝術之都。因而所謂的「巴黎派」,也並不是像一般畫派一樣,有特定的主義或主張,它只是對歷史上藝術活動的根據地,如希臘、羅馬等所取的相對名稱罷了!要是根據上述廣義的解釋,那麼「巴黎派」在過去應該曾形成過幾次,巴黎現代美術館館長多里瓦在1961年所著的「在現代美術館裡的巴黎畫派」一書中,曾提及巴黎在歷史上有過三次輝煌的藝術成就:第一次發生在十二世紀到十三世紀的歌德藝術,此藝術當時影響了整個歐洲的基督教世界;第二次則是在路易十六古典主義的霸權下,約一個世紀半的時間,所有歐洲國家的王子、國王、甚至大帝或女皇,均渴望採取凡爾賽宮或仿巴黎的服裝、風尚,和在巴黎宮廷和城市所流行的藝術;第三次即是二室內設計十世紀,或許是巴黎藝術光輝達到頂點的一次。巴黎派的畫家有個共通的性格,他們不僅是由異國而來,而且是在祖國與巴黎之間選擇了巴黎,這種對於祖國抱著絕望感,同時也帶有幾分遊子的不安和沉痛等悲哀的性格。其中大部分的猶太裔畫家,不但不屬於任何畫派,甚至處於無國籍的狀況下,所以他們之中通常是處於被壓迫者的地位之下生活著。六、狹義的巴黎派在一九一○年時,野獸派的視覺熱度稍微緩和了些,有一些藝術家開始追求個人表現風格,大部分的流亡藝術家生活艱困,被人稱為是被詛咒的畫家(Peintres Maudits),他們其中的三位: 莫得里安尼、蘇丁、和夏加爾是猶太裔,有人企圖解釋稱他們對現代繪畫的貢獻,即是表現了猶太人的病態與悲劇的命運。不過,如此歸因於族群的解釋,卻忽略了他們之間的懸殊差異,莫得里安尼的冷靜優租房子雅,源自他年輕時所仰慕的義大利杜斯康大師作品; 蘇丁的彩色暴力,令人聯想到林布蘭與梵谷; 夏加爾作品中的歡樂與幽默,來自他對猶太人生活的回憶,是其他藝術家作品少見到的。一般人還是將他們的藝術視為是歐洲的傳統,而不會去考慮到他們的族裔或宗教根源,然而這些竟然是他們在自已祖國發展的障礙,不過他們在巴黎卻能獲得包容的創作。這些藝術家們的族裔特性,反而不如他們的悲慘生活更受人注意,他們的貧病與絕望,只有借助酒精與藥物來獲得短暫的疏解,他們的波西米亞式特質與古怪行為,更添增了他們的孤立感。巴黎派的畫家們,由於過著悲慘而又頹廢的生活,而獲得「被詛咒的畫家」的稱呼。從另一個觀點來看,他們會被詛咒也是因為猶太人的關係。在保守的法國人眼中看來,這些猶太人在「花都」巴黎一向跋扈,更是礙眼。買屋等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蒙巴納賽的燈火」暫時熄滅,好不容易等到戰後,才有新的咖啡廳、夜總會等紛紛開業,換句話說,這意味著猶太人又要開始跋扈了。此時又流行起和「boche」(對德國人的蔑稱)一樣的詞彙,就在如此的氣氛下,「法國派」出現了,所謂的「法國派」,明顯的是相對於猶太人的「巴黎派」意識而講的,對這些保守的畫家們來說,「巴黎派」不外是從東方來的野蠻人,他們要侵略傳統的法國文化。當此「反巴黎派」即「反猶太主義」的氣氛興盛時,又遇到1920年代末的法西斯主義抬頭,和紐約股票暴跌引起的經濟恐慌,而使得反對的聲浪更加高漲,「巴黎派」終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宣告了其實質上的終結。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591Plurk
YAH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v38ivafmh 的頭像
iv38ivafmh

運動

iv38ivafm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